在2000年的十一月十六日,我們大家穿起深藍色的短袖襯衫。在鬢間插上大桃花,抹上腮紅,撩起褲管,脫去襪子,綁上桃紅色閃亮亮的綢緞腰帶。白彩球下也垂了兩匹桃紅布幔。在中午的烈日陽光下,這一批「戴花女」們,各個咧開嘴,展現純樸可愛、農家子弟般的笑容,在烈日陽光下,顯得白皙;在一群群別班的超短裙、閃亮彩球和無袖上衣中,顯得超凡驚艷。高二孝要下場比賽囉!!^o^…


唸著強而有力,一聲聲台語的:「檳榔!」「麥呷!」「燒酒!」「麥喝!」…我們走到了操場上,背台蹲下。熱鬧的運動場上寂靜了下來。看著蹲低不語的我們。劃破天際的,是我們的音樂。那是一段充滿磁性和回音的台語O.S。「過去像風。過去像花。過去像……」頓時讓全校嘩然。(因為大家都用動感舞曲。)有磁性的O.S唸完了。忽然一陣陣強而有力的鼓聲。我們一排一排的站起來了。燦爛的笑、規律的點著腳。等到我們做出了著名的「點點跳跳」那個扭腰擺臀的動作以後,全校都整齊一致的大叫:「哦~~~~」沒辦法。我們實在是扭得太完美了。我們班那時自己就High了,那音樂就好像某種熱鬧的祭典。人群的專注給著我們力量。腰間甩起來的白彩球,讓我們的扭腰擺臀更加風情萬千。換隊形的時候,我們也有動作喔!彩球規律地,上上下下地揮著。特別的舞曲,高漲的氣氛,加上純熟的練習、憾動聽覺的音響設備,真正韻味十足的「桃花過渡」就被我們這樣風情萬千的給搖了出來。下午的陽光暈開了我們的腮紅,也暈開了我們的汗水、我們燦爛的微笑。除了扭腰擺臀、搖頭晃腦,我們的動作,有抬人、有眾人穿過桃紅色的彩帶山洞、有甩彩帶舞、有用人組成,踏著可愛步伐的「菜蟲」…超凡特別,讚到極點。


音樂最後響起了熱鬧滾滾的鎖吶聲。一群戴花女們,蹲低身子搖著屁股,打散隊形聚集成一陀。隨著音樂收尾那猛然驟下的鼓聲,我們整齊有力的聲響,「嘿!!!」又再度劃破天際,頓時,八十多顆白彩球和紅色彩帶像雨般的拋向空中。全班倏然蹲低,四十幾顆小頭一致的一偏,將鬢角那朵大桃花朝向空中---完美的結局---在全校一片的歡呼聲、拍手聲中,彩球們完美落地。


我們實在太棒了。我們一反過去「啦啦隊」的常態,創新出特別的素材。重點是我們成功了。台灣鄉土化的改革獲得了一致的好評。我們用動人的舞姿表現了我們的獨特風格。


這段精采的表演要感謝的人不計其數。鍾逸竹的編舞、選歌,還有mix那音樂的製作人、鍾媽媽的熱心、音響、所有割愛借我們課的老師、抽空來監督我們的萃萍老師、給意見的學姊、還有好多勞心勞力的同學們!當然最重要的,最最棒的英雄,還是屬於班上每一個賣力演出的舞者們了!!大家都非常努力、毫無怨言的練習,練到當時全班的腳都疲勞酸痛,是最棒、最無可取代的必須元素、真正的演出者!!【撰文/阿su】


--
左上角的示意圖,真的是當時我們所穿的服裝跟裝飾品唷!
又為什麼跳啦啦隊之前要喊一堆:「檳榔!」「麥呷!」「燒酒!」「麥喝!」…
其實是比賽的前幾天學校說希望啦啦隊能結合教育宣導之類的...
只是到了比賽當天也只有我們班真的把宣導台詞也加進去了。= =
(OS:人家跳熱舞啦啦隊的班級也不可能加這種宣導語進去吧!噗~ )

這篇文章是我今天不知道哪根筋不對...
居然下意識在Google的搜尋框打上了"微笑草根"發現了"它"
沒想到當年高中同學設置的簡易班版雖然早已乏人問津,
卻還是好好的躲在Google裡面,
果然是Google的好用網路空間啊!

話說當年比賽的音樂我有用錄音帶把CD上的音樂Copy過去,
不過...現在我要怎麼把錄音帶裡的音樂弄成數位檔啊! \(" ̄□ ̄)/
因為當年我們比賽的音樂真的是麻煩班上的同學請音樂製作人混音出來的,
所以跟外面聽到的桃花過渡的音樂呈現出來的效果是相當不一樣的!

其實當時我們好像也有全程錄影下來...
不過當年說希望可以班上同學一人一份留下來做紀念的,
看來還是只能留下遺憾了。

本篇文章引用自此

egriar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